物质不是精神的产物,而精神却只是物质的最高产物。

《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


我们不要<bù yào>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then>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

《自然辩证法》


有所作为是生活的最高境界。


保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


野心就是一切虚伪和谎话的根源


没有哪一次巨大的灾难不是以历史<History>进步为补偿


生活越紧张,越能显示人的生命力。


女人爱<ài>男人是社会属『性』,男人爱<ài>女人却是自然属『性』。任何时候<When>都不要试图用社会属『性』去说服自然属『性』。


自由不在于幻想中摆脱自然规律而独立,而在于认识<rèn shi>这些规律,从而能够有计划<jì huà>地使自然规律为一定的目的服务<fú wù>


逆境使天才脱颖而出,顺境会埋没


利用时间是一个极其高级的规律。


勇敢和必胜的信念常使战斗得以胜利结束<jié shù>。


维系家庭<family>的纽带并不是家庭<family>的爱,而是隐藏在财产<fortune><property>共有关系之后的私人利益。


哲学是一切科学<Science>的灵魂。


判断一个人当然不是看他的声明,而是看他的行动,不是看他自称如何<rú hé>如何<rú hé>,而是看他做些什么和实际上是怎样一个人


没有计划<jì huà>的学习,简直是荒唐


为了进行斗争,咱们务必把咱们的一切力量拧成一股绳,并使这些力量集中在同一个攻击<gōng jī>点上。


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Science>、艺术、宗教等等


只有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hūn yīn>才是合乎道德的。


性爱按其本性来说就是排他的。


传统是巨大的阻力,是历史<History>的惰力。但是<But>,它是消极的,因此< yīn cǐ>一定要被摧毁


整个人类历史还多么年轻,硬说我们现在的观点具有某种绝对的意义<meanings>,那是多么可笑


社会一旦有技术上的需要,则这种需要就会比十所大学更能把科学推向前进。


一个民族想要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

《自然辩证法》


痛苦中最高尚的最强烈的和最个人的——乃是爱情的痛苦。


现代的命运,取决于青年人崇高而奔放的激情。


在合理的制度< dù>下,当每个人都能根据自己<his>的兴趣工作<work>的时候<When>,劳动就能恢复它的本来面目,成为<chéng wéi>一种享受。


绣花针对铁梁,大小各有用场


幽默是表明工人对自己<his>事业具有信心并且表明自己占着优势的标志


谁肯认真地工作<work>,谁就能做出许多<xǔ duō>成绩,就能超群出众。


作者的见解愈隐蔽,对艺术作品来说就愈好。


我认为倾向应当是不要特别地说出,而要让它自己从场面和情节中流露出来


劳动,重要<important>到如此地步……以致在某种意义<meanings>上可以< kě yǐ>说,劳动创造了人本身 。


经济<economic>是基础,政治则是经济<economic>的集中


世界<shì jiè>上唯一<wéi yī>的真正的罪恶就是不公道和背叛真理、背叛现实、背叛世界<shì jiè>秩序,世界上唯一<wéi yī>的难于忍受的痛苦就是意识到自己受了不合理不公道的待遇。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卷》


国家并不是从来就有的。曾经有过不需要国家,而且<ér qiě>根本不知国家权力为何物的社会,在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而必然使社会分裂为阶级时,国家就由于<yóu yú>这种分裂而成为<chéng wéi>必要了


只有在不仅<bù jǐn>消灭了阶级对立,而且<ér qiě>在实际生活中也忘却了这种对立的社会发展阶段上,超越阶级对立和超越这种对立的回忆的、真正人的道德才成为可能<kě néng>。


有所作为是“生活中的最高境界”


当一个人专为自己打算的时候,他追求幸福的欲望只有在非常罕见的情况下才能得到满足<meet>,而且决不是对己对人都有利。


换句话说,工人在法律上和事实上都是有产阶级即资产阶级的奴隶。他们竟可以< kě yǐ>像商品一样地被卖掉,像商品一样地涨价跌价。如果对工人的需求增加,他们的价格<Prices>也就上涨;如果需求减少,价格<Prices>也就下跌;如果对工人的需求下降,有一定数目的工人找不到买主因而“成了存货”,那末他们就只好闲着不做事,而不做事是不能生活下去的,所以他们只好饿死。用政治经济学上的话来说,用来维持他们的生活的费用不会“再生产出来”了,只会白白花掉,所以谁也不会在这上面投下自己的资本。在这一点上马尔萨斯先生及其人口论是完全<wán quán>对的。这种奴隶制和旧式的公开的奴隶制之间的全部<quán bù>差别仅仅在于现代的工人似乎是自由的,因为他不是一次就永远卖掉,而是一部分一部分地按日、按星期<xīng qī>、按年卖掉的。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卷》


不强迫某些人接受<accepted>别人的意志,也就是说没有权威,就不可能<kě néng>有任何的一致行动


数学是研究现实生活中数量关系和空间形式的数学。


实际上,每一个阶级,甚至每一个行业,都有各自的道德


在马克思看来,科学是一种在历史上起推动作用的、革命的力量


每一种新的进步都必然表现<performance>为对一种神圣事物的亵渎,表现<performance>为对陈旧的,日渐衰亡的,但习惯所崇奉的秩序的叛逆……

《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


他们穷,生活对于他们没有任何乐趣,他们几乎<much>一点享受都得不到,法律的惩罚对他们也再没有什么可怕的。他们为什么一定要克制自己的欲望,为什么一定要让富人去享受他们的财富,而自己不从里面拿一份呢?无产者凭什么理由不去偷呢?当人们谈论“私有财产<fortune><property>神圣不可侵犯”的时候,一切都讲得很冠冕堂皇,资产阶级听起来也很入耳。但是<But>对没有任何财产的人来说,私有财产的神圣性也就自然不存在了。金钱<越多越好>是人间的上帝。资产者从无产者那里把钱抢走,从而真的把他们变成了无神论者。如果无产者成了无神论者,不再尊重这个人间上帝的神圣和威力,那又有什么奇怪的呢!当无产者穷到完全<wán quán>不能满足<meet>最迫切的生活需要,穷到要饭和饿肚子的时候,蔑视一切社会秩序的倾向也就愈来愈增长了。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卷》


现实主义的意思是除细节的真实外,还要真实地再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


共产主义蓝图下的两性关系:这一代男子一生中将永远不会用金钱<越多越好>或其他<other>社会权力手段去买得妇女的献身;而妇女除了真正的爱情以外,也永远不会再出于其他某种考虑而委身于男子,或者由于<yóu yú>担心< dān xīn>经济后果而拒绝委身于她所爱的男子。

《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人离开<lí kāi>狭义的动物愈远,就愈是有意识地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


只有获得胜利的可能性非常大时,才可进行决战。


枪自己是不会动的,需要由勇敢的心和强有力的手去使用它。


任何一个民族,如果被剥夺了工业,从而沦为单纯是庄稼汉的集合体,那是不能和其他民族在文明上并驾齐驱的。


辩证法是关于外部世界和人类思维运动<yùn dòng>的一船规律的科学


原则不是研究的出发点,而是它的终了的结果;这些原则不是被应用于自然界和人类社会,而是从自然界和人类历史中抽象出来;并不是自然界和人类要适合于原则,而是相反地,原则只有在其适合的自然界和历史时才是正确的


任何宗教教义都不足以支持<support>一个遥遥欲坠的社会。


没有哪一次巨大的历史灾难不是以历史的进步为补偿的。


一个聪明的民族,从灾难和错误中学到东西会比平时多得多。


世界不是既成事物的集合体,而是过程的集合体


我们想要到那广阔的天地中去,想要冲破种种谨小慎微的束缚,去争取达到积极有为这一人生的最高境界。


使工人道德沦丧的另一个根源就是他们的劳动的强制性。如果说自愿的生产活动是我们所知道<knew>的最高的享受,那末强制劳动就是一种最残酷最带侮辱性的痛苦。还有什么能比必须从早到晚整天地做那种自己讨厌<tǎo yàn>的事情<affair>更可怕呢!工人愈是感到自己是人,他就愈是痛恨自己的工作,因为他感觉<gǎn jué>到这种工作是被迫的,对他自己说来是没有目的的。他为什么工作呢?是由于喜欢<xǐ huan>创造吗?是由于本能吗?决不是这样!他是为了钱,为了和工作本身毫无关系的东西而工作。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卷》


如果感情确实已经<yǐ jing>消失或已经<yǐ jing>被新的更加热烈的爱情所排挤那就会是离婚<divorce>无论对于双方或者对于社会都称为幸事的


谁要是在这里猎取最后的、终极的真理,猎取真正的、根本不变的真理,那么他是不会有什么收获的


判断一个人当然不是看他的声明,而是看他的行为;不是看他自称如何如何,而是看他做些什么和实际是怎样的一个人。


人的智力是按照人如何学会改变自然界而发展的。


有作为是“生活的最高境界”


多妻制是富人和显贵人物的特权,多妻主要<main>是用购买女奴隶的方法取得的;人民大众都是过着专偶制的生活。

《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一个人的性格不仅<bù jǐn>表现在他做了什么,更表现在他是怎么做的。


蔑视辩证法是不能不受惩罚的


只有在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发展到甚至对我们现代条件来说也是很高阶段,才有可能把生产提高到这样的水平,以致使得阶级差别的消除成为真正的进步,使得这种消除持久巩固,并且不致在社会的生产方式中引起停滞或甚至衰落


无责任能力来自夸大狂。

《反杜林论》


我们看到,一方面是一定的权威,不管它怎样造成的,另一方面是一定的服从,这两者,不管社会组织怎样,在产品<product>的生产和通赖以进行的物质条件下,都是我们所必须的


幽默是具有智慧、教养和道德上优越感的表现。


国家是不能没有警察<policeman>的

?b于美国自用版AH-64E是从AH-64D升级而来,因此< yīn cǐ>其较老的显示器可能没有进行更换
综观大宇旗下的作品,从将中华<Chinese nation>传统文化融入产品<product>中的大宇双剑《轩辕剑》、《仙剑奇侠传》,到老少咸宜休闲棋盘游戏的《大富翁》、《正宗台湾<中国台湾省>十六张麻将》,更有针对女性喜爱的养成系列所创造出来的《明星<míng xīng>志愿》,或是经典美少女回合制的《天使帝国》和带领猫狗宠物向邪恶挑战的策略战斗游戏《阿猫阿狗》等等,因此一字摆开,符合《Project S》演艺面向,最有可能的游戏就是《明星<míng xīng>志愿》了
近日有张照片在印度<yìn dù>< dù>网路上疯传且引起一阵热议,一群青少年在河边戏水欢乐自拍的背后,竟有一名灭顶的同伴正因溺水而浮上水面,但当时都没有人注意<zhù yì>到,因此酿成一场无法<to be>挽回的悲剧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
至于在其他车款的部分,至六月底为止,购买包括<included>A-Class、B-Class、CLA、GLA与M-Class指定车款,并在期限内完成挂牌交车者,就可以享受首期免付款的优惠活动;另外E-Class指定车型更享有首两期免付款的活动


音乐<yīn yuè>是生活中最美好的一面。


辩证法是关于普遍关系科学


劳动创造了人本身。


关于个人不死的无聊臆想之所以普遍产生,不是因为宗教上的安慰的需要,而是因为人们在普遍愚昧的情况下不知道<knew>对已经被认为存在的灵魂在肉体死后该怎么办。由于十分相似的原因,通过自然力的人格化,产生了最初的神。随着<suí zhe>各种宗教的进一步发展,这些神越来越具有了超世界的形象<image>,直到最后,通过智力发展中自然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的抽象化过程──几乎<much>可以说是蒸馏过程,在人们的头脑中,从或多或少有限的和互相限制的许多<xǔ duō>神中产生了一神教的唯一的神的观念。

《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


真正的无产阶级政党现在正在各地提倡各民族的兄弟<xiōng dì>友爱,用以对抗旧的赤裸裸的民族利己主义和自由贸易的伪善的自私自利的世界主义;这种兄弟<xiōng dì>友爱比德国的一切“真正社会主义”的理论都要宝贵得多。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卷》


每个人都是典型,但同时又是一定的单个人,正如老黑格尔所说的,是一个“这个”


大工业在全国的尽可能平衡的分布<fēn bù>,是消灭城市<chéng shì>和乡村的分离的条件。


复杂的劳动包含着需要耗费或多或少的辛劳、时间和金钱去获得的技巧和知识的运用


没有掌握技术的人才<牛B人物>,技术就是死


我们所面对着的整个自然界形成<xíng chéng><formed>一个体系<tǐ xì>,即各种物体相互联系<lián xì>的总体……这些物体是相互联系<lián xì>的,这就是说,它们是相互作用着的,并且正是这种相互作用构成了运动<yùn dòng>。


国际联合只能存在于国家之间,因而这些国家的存在,它们内部事务上的自主和独立也就包括<included>在国际主义这一概念本身之中


这是一次人类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最伟大的、进步的变革,是一个需要巨人——在思维能力、热情和性格方面,在多才多艺和学识渊博方面的巨人的时代。


资产阶级,不管他们口头上怎么说,实际上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当你们的劳动的产品能卖出去的时候就靠你们的劳动发财,而一到这种间接的人肉买卖无利可图的时候,就让你们饿死。他们庄严地宣布过对你们的好意,但是他们做了些什么事情<affair>来从实际上加以证明<certificate>呢?对你们的诉苦他们曾认真地注意<zhù yì>过吗?除了负担派来调查你们的状况的五六个委员会的经费,他们还为你们做了些什么呢?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卷》


在战争<zhàn zhēng>中,尤其是在革命战争<zhàn zhēng>中,在没有获得任何决定性的胜利之前,迅速行动是一个基本规则<regulations>!


好一个自由!无产者除了接受<accepted>资产阶级向他们提出的条件或者饿死、冻死、赤身露体地到森林中的野兽那里去找一个藏身之所,就再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了。好一个“等价物”!它的大小是完全由资产阶级任意规定的。而如果有这么一个无产者,竟愚蠢得宁愿饿死,也不接受资产者——他的“天然的长上”[注:这是英国厂主的惯用语。——恩格斯原注]——的“公道的”条件,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很容易找到其他的人,因为世界上无产者有的是,而且并不是所有<all>的人都愚蠢得宁愿死而不愿活下去。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卷》


人们远在知道什么是辩证法以前,就已经辩证地思考了。


一夫一妻制不是以自然条件为基础,而是以经济条件为基础,即以私人所有<all>制对原始的天然长成的共同所有制的胜利为基础的头一个家庭形式。

《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只要自然科学在思维着,它的发展形式就是假说……进一步的观察材料会使这些假说纯化,取消一些,修正一些,直到最后纯粹地构成定律


胜利了的无产阶级不能强迫任何异族人民接受任何替他们造福的办法


每个人都追求幸福,个人的幸福和大家的幸福是不可分割的。


全部<quán bù>哲学,特别是近代哲学的重大的基本问题<foul-ups>,是思维和存在的关系问题<foul-ups>。


自由不在于在幻想中摆脱自然规律而独立,而在于认识<rèn shi>这些规律,从而能够有计划地使自然规律为一定的目的服务<fú wù>”,又说,“意志自由只是借助于对事物的认识来作出决定的那种能力。


人口的集中固然对有产阶级起了鼓舞的和促进发展的作用,但是它更促进了工人的发展。工人们开始<kāi shǐ>感觉<gǎn jué>到自己是一个整体,是一个阶级;他们已经意识到,他们分散时虽然是软弱的,但联合在一起<开房去><yī qǐ>就是一种力量。这促进了他们和资产阶级的分离,促进了工人所特有的、也是在他们的生活条件下所应该<yīng gāi>有的那些见解和思想的形成<xíng chéng><formed>,他们意识到了自己的受压迫的地位<Brydon>,他们开始<kāi shǐ>在社会上和政治上发生影响和作用。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卷》


继续像以前那样前进吧!还有许多困难需要克服:要坚定,要大胆,你们的成功<chéng gōng>是肯定的,你们前进中的每一步都将有助于我们共同的事业,全人类的事业!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卷》


工人比起资产阶级来,说的是另一种习惯语,有另一套思想和观念,另一套习俗<xí sú>和道德原则,另一种宗教和政治。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人,他们彼此是这样地不相同,就好像他们是属于不同的种族一样。在欧洲大陆上,到现时为止我们还只认得这两种人中的一种,即资产阶级。可是对英国的未来更加重要<important>得多的,恰好是另一种人,即由无产者所组成的那一种人。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卷》


资产者只能靠商业或工业来扩大自己的资本,在这两方面他都需要工人。即使他把自己的资本放出去生利,他也间接地需要工人,因为,假若没有商业和工业,谁也不会付给他利息,谁也不能使用他的资本。可见资产者总是需要无产者的,但是他之需要他们,并不是直接为了生活(要知道,他可以吃光自己的资本),而是为了发财,就像做买卖需要货物,驮东西需要牲口一样。无产者给资产者制造商品,资产者把它卖掉就可以赚钱。因此,当这些商品的需求增加,因而彼此竞争的工人全都有了工作,或许甚至还不大够的时候,工人间的竞争就会停止,资产者之间的竞争就开始了。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卷》


据我看来,现实主义的意思是,除细节的真实外,还要真实地再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


无产阶级平等要求的实际内容都是消灭阶级的要求。任何超出这个范围的平等要求,都必然要流于荒谬


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现成的教条,而是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供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


只有在不仅消灭了阶级对立,而且在实际生活中也忘却了这种对立的社会发展阶段上,超越阶级对立和超越这种对立的回忆的真正人的道德才成为可能。


人类数量增多到必须为其增长规定一个限度的这种抽象可能性当然是存在的


科学越是毫无顾忌和大公无私,它就越符合工人的利益和愿望。


立法的进步使妇女越来越失去申诉不平的任何根据。

《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竞争最充分地反映了流行在现代市民社会中的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这个战争,这个为了活命、为了生存、为了一切而进行的战争,因而必要时也是你死我活的战争,不仅在社会各个阶级之间进行,而且也在这些阶级的各个成员之间进行;一个人挡着另一个人的路,因而每一个人都力图挤掉其余的人并占有他们的位置<locates>。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卷》


人在怎样的程度上学会改变自然界,人的智力就在怎样的程度上发展起来。


因为这些大城市<chéng shì>中的工商业最发达,所以这种发达对无产阶级的后果也在这里表现得最明显。在这里,财产的集中达到极点;在这里,美好的旧时代的习俗<xí sú>和关系已被消灭干净;在这里,时代已经走得这样远,连《old merry england》〔“美好的老英国”〕这句话也没有人懂得它的意思了,因为关于《old england》〔“老英国”〕,甚至在老头子们的回忆和故事中也听不到了。在这里,只有一个富有的阶级和一个贫穷的阶级,因为小资产阶级一天天地消失着。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卷》


英国工人几乎都不会读,更不会写,但是他们自己的和全民族的利益是什么,他们却知道得很清楚。资产阶级的特殊利益是什么,他们能够从这个资产阶级那里得到些什么,他们也是知道的。虽然他们不会写,可是他们会说,并且会在大庭广众之中说。虽然他们不会算,可是他们对政治经济学概念的理解足以使他们看穿主张取消谷物税的资产者,并且驳倒他们。虽然他们完全不了解教士们费尽心机给他们讲的天国的问题,可是他们很了解人间的即政治的和社会的问题。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卷》